您当前位置:大连交通大学学生处 >> 新闻频道 >> 思想教育 >> 浏览文章
 

我们拿什么来纪念五四运动95周年?

2014-5-5 8:21:31百度百家 【字体:

我们拿什么来纪念五四运动95周年?

 

文/廖保平

今天是五四运动95周年纪念日。中国人喜欢逢五一小庆,逢十一大庆,这是一个纪念五四运动的日子。然而,我们拿什么来纪念五四呢?

面对五四,我们就像一个混得像乞丐的人,在面对曾经辉煌的先人,纪念是一件挺有羞辱感的事。这样说,是因为虽然我们现在较五四时物质丰富了、技术进步了,思想却日益枯涸,思想市场颇为萧条,跟五四那蓬勃、活跃的思想市场相比,显得那么的寒酸,我们真的无脸面对,用流行话说叫“汗颜”。

现在一说五四运动,我们往往记住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等概念,五四运动经由不断的评价判定,选择性的记忆与选择性的遗忘,已经严重符号化,背后的思想市场图景反而被遮蔽。其实,五四最为伟大之处,不是说它真的就代表了爱国、进步、民主、科学,而是因为它有思想市场,所以它既有爱国、进步、民主、科学思想,也有非爱国、非进步、非民主、非科学的思想,所有的思想在大市场里相互竞争,互相激发,互相影响,被人们自由选择。

现在回头看,五四运动并非孤立的事件,是晚清以降,一系列重大事件的组成部分,是中国近代社会转型的重要一环。五四青年傅斯年、罗家伦与五四中年蔡元培、胡适,与前一代人梁启超、康有为、章太炎、严复等人一脉相承,都是要促成中国社会的转型。

那是一个睁眼看世界,不断向西方学习借鉴,不断审视传统利弊的时代,也是国家开放,政治势微,思潮奔涌,社会自治,民间经济蓬勃发展的时代。我非常赞同学者傅国涌的说法:“五四”不仅是政治的“五四”,它是文化的“五四”,也是经济的“五四”,而且还是社会的“五四”。“五四”是一个完全的多元化的时代,各种不同的思潮、不同的主义、不同的主张、不同的理想,都获得了空前的同等表达的机会,无论是独立的个人主义、马克思主义、无政府主义、新村主义,还是国家主义等等,真正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这些思潮如洪水般泥沙俱下,用胡适的话来说是,“新潮之来不可止”。如果要类比的话,五四时代有点像春秋战国时期,春秋战国时期诸子并出,产生了孔子、老子、庄子、墨子、韩非子等一大批影响至今的思想家;五四时代同样产生了一大批令我们仰视的思想家、教育家、文学家……成为那个时代最可宝贵的结晶。

事实上,到今天为止,中国历史也就只有两次出现了思想市场——春秋战国时代和民国初年五四时期。五四是中国思想史上的一个无法忽视的高地。

我们拿什么来纪念五四运动95周年?

五四时期的大学无疑是催生思想市场的沃土,蔡元培主持的北大一直被引为大学治理的范本,他主张大学要“仿世界各大学通例,循‘思想自由’原则,取兼容并包主义”,极力保护大学免受政府和政治的干涉。所以,那个时候,北大会有激进如陈独秀那样散发传单的老师,也有守旧如辜鸿铭那样拖着小辫子的教授,各自为派,自由竞发。

在学生之中又是什么景象呢?当年为北大学生、后来成为著名学者的俞平伯,1979年撰写《“五四”六十周年纪念忆往事十章》,其中记载有这样的事:“同学少年多好事,一班刊物竞成三。”意思是说,中文系同班同学因为思想旨趣不同,分成了三拨人,一拨人提倡新文化,办《新潮》杂志,一拨人提倡传统文化,办《国故》杂志,还有一拨人对现实政治感兴趣,办《国民 》杂志。一个班的同学思想竟如此分道扬镖,争鸣而立,你可以想象当时的大学是怎样的活跃与多元。正是行政干扰少,大学兼容并包,才可能有思想之勃兴,大家之辈出。

反观现在的大学,沉疴委实太重:一些大学几乎成了文凭的贩卖场,为官商批发文凭当生财之道;搞课题形同搞经营,是为了切割经费蛋糕;有了课题经费,教授俨然老板,研究生成了打工崽;大学行政化严重,几十个教授为一个处长职位争得头破血流;为了评职称,学术造假成风,对评委大打出手;师道底线整体下移,需要劝告“教授不能跟学生抢女朋友”了,岂不悲哉?

具体到学生又是何情形呢?我道听途说了解到一些大学生沉迷于电脑游戏,虚掷光阴;要么就是不断考证,一切与求职无关的都不感兴趣。学者邓峰在《走过场的大学》里更是尖锐地指出,中国的大学似乎成为了年轻人逃避现实的福利院,学生进入里面去,只是为了走过场,混日子。

这样的大学已是思想的死水,还能孕育什么思想市场?还能用思想影响社会、影响时局?做梦!是因为有蔡元培那样的老师,才有那样的北大,才有那样的时代,这是一环扣一环的,为什么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英国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科斯说:“中国的奋斗就是全人类的奋斗,中国的经验对全人类非常重要!”认为中国的改革发展需要“思想市场”。是的,中国最缺乏的不是别的,是思想,是思想市场。如果我们稍为回顾一下改革开放的历程,就可以得出结论,是因为我们破除了“凡是”观念的羁绊,突破了“姓社姓资”的纠结,才在思想上摆脱了旧枷锁,才有了这三十多年的经济大发展。这个事实告诉我们,思想开放有多么大的威力。

然而,我们还只能说在思想上摆脱了一些旧枷锁,还不能说形成了思想市场,思想仍然受到种种禁锢,有雷区,有敏感,有禁忌,新的理论、新的思想、新的见解还不能喷涌而出,缺乏思想的引领,是制约我们前进的障碍。当务之争,是宽容思想争论,鼓励百家争鸣,畅通言路,兼收并蓄,让人们有思想可以生产,有思想可以出售,有思想可以消费,有思想可以创造价值,则中国可以为世界文明贡献新东西。

行文至此,文章标题的疑问已经回答:请拿思想市场来纪念五四运动。



 
 
 
  • 阅读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
 
关于我们 | 处长信箱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