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大连交通大学学生处 >> 新闻频道 >> 武装工作 >> 征兵工作 >> 浏览文章
 

征文:泪洒军营血铸青春

2015-5-25 13:23:30本站原创 【字体:

 

大连交通大学 王彪    指导教师:丁洪涌

 

 201211月的某一天,记得那是一个黄昏,天渐寒,不时袭来阵阵寒风。踌躇满志的我穿上绿军装,背上行囊,独自一个人挥别同窗,踏上军列,开始了我的军旅生涯。

近了,更近了,当列车发出刺耳的汽笛声时,我从梦中惊醒。其实,我并没有真正的熟睡,我只是在脑中想象第一次进入军营时的无数种画面和无数种可能。下了列车,我们被一种紧张的气氛包围着。因为我们即将被分配到不同的地方,这就意味着我们今后拥有不一样的军旅生活。当然,每个人的心中都祈祷自己能够被分配到好的地方。例如像侦察、特种兵……(受影视剧的影响,当时是这么想的)很不幸我没有如愿以偿,之后被接兵干部和班长带到了一个叫做工兵营地爆连的地方。

 征文:泪洒军营血铸青春

事已至此,有时候命运不是我们自己能够主宰的!但我还是对这儿充满了好奇,毕竟这儿将是我的第二个家!给我的第一印象,连队干净、整洁、有序,不带一丝尘土和污渍。老兵和连队干部很热情,嘘寒问暖。气氛慢慢的得到了缓和,天也不在冷了。

晚上,班长给我端上一盆热水,叫我烫烫脚。班长说:“烫个脚,晚上就不会感觉凉了,会睡得踏实一些。”这待遇,从未有过,我静静地享受着这一切。轻轻的我爬上了床,慢慢的躺下,床垫不是很厚,我几乎能够感受到床板的硬度。闭上眼睛,感受着这变化着的一切。正如班长说的那样,那晚,我睡得很香。

紧张而急促的号声响起,在班长的催促下,我慌乱的从床上一跃而起,手忙脚乱的穿上军装,新的一天开始了。

新兵排长手中的哨声响起,班长带领我们在走廊上站成一排,东倒西歪,显然还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军人。接下来,排长点名,安排布置今天的工作任务。毕后,我们各自回班,整理内务,洗漱,整体带队向食堂进军,在规定的时间内,我们本着“节约光荣,浪费可耻”的节约精神,解决掉了桌上的所用食物,圆满的完成了此次任务,连队首长不时还为我们点赞。

回到宿舍,稍作休息,操课时间到来。班长明确指出:今天我们的任务就是叠被子。班长用手指着他的被子(棱角分明,线条清晰,没有一丝褶皱)说道:这就是你们的标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把被子叠成这样得花多少工夫啊!“我们不禁叹道。中午,打了一个盹,接着下午的操课,操课内容是继续未完成的任务。

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我们还是利用大部分的时间叠被子和少部分的时间进行单个军人队列动作训练。这样的生活周而复始,眼看就要一周了,我再也挺不下去了。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部队生活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跟影视剧里演的更不一样。晚上偶尔会听到战友在被子里小声的抽泣声,气氛愈演愈烈,我的心里在反抗,这样枯燥、乏味的日子我再也过不下去了,我该怎么办,“逃兵”这个词从我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不行,绝对不行,逃兵会让别人瞧不起自己,更让自己瞧不起自己。我绝对不能辜负老师、同学、朋友和父母的殷切期望啊!因而,我换了一种方式,当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轻轻地、慢慢地从床上爬起来,站在窗前,望着窗外,任眼泪自由流淌。

随着时间的推移,部队训练的科目增多,趣味性增强。战友之间也建立了新的情感,生活慢慢开始变得有意义了。不知道是训练太累,忘记了时间思考。还是渐渐的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他们都说:“没有摸过枪的男人,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男人”。我很自豪,我终于可以成为真正的男人了。因为我们马上就要进行下一个训练任务(95式自动步枪),终于可以爷们一把了。零下三十五摄氏度,微风,湿度偏干燥。我们一个个精神抖擞,全身上下武装到牙齿,整装待发。训练场上经过昨晚的积累,冰雪已覆盖了昨日的足迹,目测厚度可达18cm。为了给我们示范动作,班长第一个身先士卒,只听“噗”的一声,班长一个帅气的卧倒动作,然后据枪、瞄准,动作是那么的干净利落。为了领会据枪要领,我们在雪地里得反复的练习,在这三、四个小时里我们已经忘记了寒冷,也许是我们训练太过于投入,也许是我们的四肢早已被冻麻木了。

三个月的新训任务即将结束,面临的是上级首长对我们三个月训练成果的检验。只有考核过关,才能正式进行授衔仪式,我们才能真正的成为一解放军军人。经考核,我们政治合格,军事过硬,成功的通过了考核。当我紧握拳头举起右手在军旗下宣读军人誓词:“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我宣誓: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服从命令,严守纪律,英勇顽强,不怕牺牲,苦练杀敌本领,时刻准备战斗,绝不叛离军队,誓死保卫祖国”的那一刻,我全身热血沸腾,有种舍生报国的冲动。同时,意味着我们再也不是从前那个无所事事的社会青年、奋笔疾书的大学生,因为此时我们身上肩负使命,正在接受党和国家的考验。只要人民需要我们,我们时刻准备挺身而上。

经常有人这样问我:“当兵苦么,累么?”我笑而不语。当兵不吃苦,不算合格兵;当兵不流血,技艺练不精。军人钢铁般意志从何而来,靠的就是无数的泪水和鲜血换来的啊!

记得20149月份至11月份,我师机动至500公里外的某演习基地参加联合军演。进入十月份,北方的天开始转冷,军营帐篷已经挡不住北方的寒意,晚上只能用被子将身体紧紧的裹住,才能够勉强支撑到天明。我们为了能够完满完成此次军演任务,日常训练紧张而有序的进行着。一天天过去了,我们苦而快乐的生活着。正是因为苦,我们变得越来越强大;我们从未怕过苦,因为我们有一颗勇敢的心。

征文:泪洒军营血铸青春

当然,部队除了正规化的训练外,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时间和空间,周末可以外出购物,可以在军营网吧玩游戏,可以和战友们一起愉快的玩耍。部队首长为了丰富我们的业余生活,还组织观看电影,传统节日还组织大党团活动,集体出去购物或者观光。首长不时下连吃“碰饭”,十分关心我们的伙食情况。为了解决大龄士官找对象难的问题,首长还组织“军地联谊”相亲活动。

时光荏苒,转眼两年过去了。到了退伍的季节,清晰的记得退伍的前一晚上,我们几乎是没有睡觉的,总感觉心中有说不完的话,与战友促膝长谈,难舍难分。第二天,天刚亮,连长和指导员就来到我宿舍,准备为我送别,不断叮嘱我:“东西是不是都带上了,到家了别忘了回个信”,连长和指导员带我走出连队大门,眼前的一幕使我停下了前进的脚步,只见道路两旁站立着我连队的战友,那一张张脸再熟悉不过了。此时,他们本应该是在睡觉的,我脑子里有十万个为什么?踏着沉重的脚步,与战友一一道别。走到队伍的尽头,登上了送兵的专车。我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不敢向窗外望去。当我听见发动机的声音,汽车缓缓向前行驶时,我再也坐不住了,猛地将头伸出窗外,看着像我挥手的战友,我撕心裂肺的吼道:“连长,指导员,战友们,别了,珍重!”说好不哭的,可我还是没忍住,只能任眼泪自由流淌。

这就是我两年的军旅生涯,昔日的一个大学生士兵的自述。



 
 
 
  • 阅读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
 
关于我们 | 处长信箱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