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大连交通大学学生处 >> 新闻频道 >> 武装工作 >> 征兵工作 >> 浏览文章
 

征文:绿色青春 圆梦军营

2015-5-25 13:06:14本站原创 【字体:

 大连交通大学 宋镇    指导教师  丁洪涌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动情处。我已是退伍的大学生,忙碌在大学的生活里已有半年了,但是我依然含着泪写下这篇文章,脑海里的一幕幕都是我与战友们的点点滴滴,回忆起来还是那么清晰,那么难忘。从入伍穿上军装,到战友为我送行,仿佛就在昨天,好想永远留在那一个一个的瞬间。

圆梦青春

有人说,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然而,我从来没有后悔当过兵,而且,真的如长辈们所说:把青春献给祖国。

还记得是20129月,我踏入了大学,可是依然崇拜当过兵的哥哥的作风与言行,正好军训的时候教官说大学生可以应征入伍,我就下定决心要当大学生士兵,携笔从戎。经过军事理论课的学习,老师的引导,我报名入伍了。2012129号,我刚满18岁,第二天,我就穿上藏青色的作训服,坐上了火车,前往军营,把青春献给祖国,保卫祖国。爷爷的家里现在还保存着我当年入伍的大红花,写着:光荣。那一刻,我觉得我的18岁很值。

在火车上,认识很多同城的战友,当望向车窗外,我们不禁怀疑,憧憬的部队不应该是靠近海边或者是能看到海么?怎么全都是庄稼地?难道我们上错车了?然而,我所在的新兵连,是著名的新兵训练地:即墨南泉,英才辈出的地方。

新兵连3个月,是让我的18岁最有价值的3个月,也是超过高考那段时期最充实的3个月。起床,出操,收操,整理内务和洗漱,早饭,操课,午饭,午休,午起,整理内务,操课,晚饭,看新闻,夜训,熄灯。

其中最难忘的,是几个第一次。

第一次的“豆腐块”。

在家里虽然有叠被子的习惯,但是,内务是战斗力的基础,“豆腐块”就是其中体现。班长的一句话:连被子都叠不好,还能打仗保卫祖国?这让我们第一次不是因为盖被子而大汗淋漓,而是压被子大汗淋漓,抠被角大汗淋漓。但是,最后“豆腐块”成形的那一刻,心里有说不出的成就感。

第一次军姿。

因为身高原因,被选入仪仗队,练的就是军姿。脚跟靠拢并齐,两脚尖向外分开约60度,两腿挺直,小腹微收,自然挺胸;上体正直,微向前倾;两肩要平,稍向后张;两臂自然下垂,手指并拢自然微屈,拇指尖贴于食指的第二节,中指贴于裤缝;头要正,颈要直,口要闭,下颌微收,两眼向前平视。一站就是1个小时,虽然是冬天,但是后背依然会流汗,身体的热度依然会蒸发汗水,在头上缥缈。身体在每天的训练中都已经习惯了,只要是站,就是标准的军姿。

第一次三公里

体能训练里,每天的三个一百不算什么,但是三公里,对于刚高考完,天天学习的大学生来说,从来没有跑过那么长的距离,心里很是忐忑。也是班长的一句话:只要不停下来走,坚持跑,就会达到标准。还记得我真的没有停,真的就达到标准了,但是后果就是两个小腿肚全部抽筋,连一个向左转都会腿软。

第一次正步走。

除了基本的军姿,再就是队列动作和行进。因为动作标准,再次选入队列示范班。每天就是队列动作和行进。最自豪的就是正步走。看过阅兵时那整齐的步伐,浑身的细胞都有微妙的变化。然而,当自己走起来的时候,才知道,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也正是三个月的训练,什么叫置地有声,脚踏实地,就全然展现,其中辛苦的汗水,流在脸上,滴在地上,却甜在心里。

第一次紧急集合。

大家刚刚躺下,因为训练的疲惫,很快就昏昏欲睡。“紧急集合!”伴随班长的高呼,营地里的警鸣声,睡意全无,打背包,穿衣,集合,没有一丝话语,没有一丝怠慢,大家紧张有序,这才是部队,这才叫纪律,这才叫团结,没有灯光,没有指引,只有跑步声音和班长的命令,快,静,齐,这才是正规的部队,有纪律的部队。而我,也是其中一员。我为自己感到骄傲。

第一次实弹射击。

依然很冷,还下着雨,手都不禁颤抖。每人10发子弹,都很珍惜,很激动,但也有无名的忐忑。卧姿装子弹,打开保险,拉枪栓,瞄准,准备射击。靶场一片肃静,谁都不敢开枪,手指在颤抖,血液在沸腾。“砰!”耳朵一鸣,脑袋空白。可是陆续的枪声,却掩盖了耳朵的疼痛,大脑的空白,取代的是渐渐的镇定。十发,人生的第一组十发实弹,在那天,觉得格外的响亮。

第一次指挥饭前一支歌。

“团结就是力量,唱!”站在队伍的最前面,面对所有战友,我略带羞涩的大声喊出领唱,随之而来的,是一首听了很多次却第一次为之震撼的感觉,那真的是团结!是力量!是勇气!在所有战友的高声歌唱中,我的智慧也越加有力,越加有士气。毫无羞涩之感,有的只是团结,是力量,是勇敢。

然而,时间转眼即逝,有太多太多值得回忆的,有太多值得珍惜的。老人言,做事要有始有终,有好的开始,也要有好的结尾。自然,两年结束,要面对退伍了。

写到这里,眼泪,唉,还是会含在眼圈里……

各种关于退伍老兵的活动和演出不断,战友们的感情也越加深厚。

新兵连的兄弟们,你们都在哪里,新兵下连都分配到不同的单位,也不知道你们的地址,不知你们这两年过得怎么样。但是,第二年了,也可以被称呼为老兵了,老兵,你永远不会独行,我们心血相连,走到哪里都是战友,都是兄弟。一起流汗流血,一起面对问题解决问题,一起吃饱或者挨饿,一起温暖或者挨冻,幸福与受苦都在一起。

终于到了这一刻,用一个军礼挥别这段青春…我耳畔似乎又听到了战舰的长鸣,响起了集合的号响,唱起了难忘的军歌,无论过去多少年,我也会在梦里回到这里。

班长,不,兄弟,抱一下,你不用说什么,我都懂,那些年,我们一起流过的泪,酿成这分别的眼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回去常跟我联系。新兵连时的战友们,队长,教导员,公务班时的司令,副司令,政委,副政委,部长,副部长,大队长,副大队长,曾经也因为我们的工作或者训练而训过我们的他们,也默默藏起了眼泪,挥手微笑送别我们这些最新的老兵,最老的新兵。

征文:绿色青春 圆梦军营

那天,我卸下了领花肩章,但我不会卸下那些属于我的记忆。这肩章,当初是你亲手给我戴上,如今,又是你为我摘下……它们曾经在我肩头闪耀,如今,我会把这光芒留在心中。

征文:绿色青春 圆梦军营

有句话说得好:一生只恋浪花白,一生骄傲海军蓝。我爱这蓝色的海洋。



 
 
 
  • 阅读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
 
关于我们 | 处长信箱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